• ?全媒體專訪 | 網梯副總經理金慶文:構建在線教育完整技術生態體系 讓用戶“做減法”
    作者:    瀏覽:6734

    全媒體視角

    金慶文:在網梯的技術解決方案里,一直把完整性和全面性放在第一位,公司在不管哪個技術環節上,都有自主知識產權的解決方案。

    網梯副總經理金慶文

    技術究竟能給教育帶來哪些變化,是在線教育多年來一直在探討和嘗試的問題,也是網梯20年來一直在實踐和探索的事業和方向。

    網梯公司成立于2000年,是專業在線教育技術服務與綜合解決方案的提供商。經過20的發展,現已經擁有數百家用戶、多項核心技術、24項國家發明專利、105項軟件著作權、覆蓋1531萬終端學員的國內互聯網+教育領域的知名企業。截止2020年8月,網梯云服務平臺在線學習時長總計超過2.7億(僅統計云服務客戶)。

    網梯成立20年之際,中教全媒體對北京網梯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作了系列專訪,以對網梯做更全面的閱讀和了解。網梯的技術服務方案有什么特色?在“互聯網+出版”方面取得了哪些成果?又為院校的在線培訓提供了怎樣的技術支持和服務?帶著問題,中教全媒體采訪了網梯副總經理金慶文。

    構建內部完整技術閉環

    中教全媒體:網梯在技術上的優勢是什么?

    金慶文:網梯最大的優勢不在于某項突出的技術,而在于全面。網梯在線教育行業相關所有技術完整的生態體系,這個生態體系非常不可思議的都掌握在網梯自己手里。行業內很多公司采用集成或依托第三方合作的方式解決關鍵的技術環節,比如直播、流量、點播、考試等,這顯然是依托社會分工更效率的方法。但網梯在內部構建了完整的技術閉環,閉環包含了一系列的學習平臺、學習技術相關的組件,比如直播、考試、點播可用到的cdn技術,并有自己的大數據中心、人工智能研究院。

    中教全媒體:網梯為什么要自己構建技術閉環?

    金慶文:這些事情網梯之所以都自己做一方面是來自于技術出身創業者的執著,另一方面也是預防在技術層面上出現“卡脖子”現象,不被某家供應商所綁架。在網梯的技術解決方案里,一直把完整性和全面性放在第一位,公司在不管哪個技術環節上,都有自主知識產權的解決方案。

    中教全媒體:全面之余,有哪些突出的優勢?

    金慶文:全面之余,在大數據分析方面具有突出優勢。網梯在2010開始就以課程為依托做大數據,2015年大數據方案從硬件、軟件到解決方案完整成型。網梯的數據分析能力不管是在開源基礎的解決方案基礎框架還是對業務的理解比如對課程建模、學生畫像、教師教情、教學互動的邏輯分析上有很強的自信,因為一方面積累了豐富經驗,一方面也有很多教訓。在應用上,不管是大數據看板還是為校長提供的數據駕駛艙、為一線教師提供的教學設計迭代中的技術輸出,用戶的反饋都是網梯的大數據比較真實,這里的真實指的是有用、可靠。

    此外,網梯還有組件化開發能力。在線教育行業一直都不是以技術的前瞻性和先進性為特色,用戶在業務選擇上有很大差異化和彈性,面對業務的彈性,技術上要有彈性支撐能力,所以在技術上要用組件式的開發方式。網梯所有的功能開發都是搭積木的方式一點點積累起來,每一塊積木都可以拆卸組裝。同時,基于具有很強彈性的開發框架,技術團隊以7個人為小組進行配合式工作,可以根據業務需要橫向擴張。

    中教全媒體:在這個完整的技術閉環中會不會有哪些不足?

    金慶文:為了獲得生態的完整性,必然會承擔在每個點上投入不足的風險。比如網梯多年一直存在的一點不足是UI設計方面距離BAT等大公司有一定差距,但是這個可能不是問題。在網梯20年的迭代過程中,就算有技術短板,也能通過行業人員水準的整體上升來解決。但是技術完整性換來的不被“卡脖子”的優勢是至關重要的,比如疫情期間網梯的公益服務沒有被技術上的硬傷所綁架,服務了大批院校和師生。我覺得這個行業如果把一些命脈性的解決方案交給第三方,是一種非常危險的行為。我們還是堅持在技術上沒有缺口,但是容忍有短板。

    用技術助力出版行業轉型發展

    中教全媒體:互聯網時代,出版社應如何轉型?

    金慶文:很多出版社都有其核心競爭力,只要從圖書和讀者兩方面切入,以移動互聯網生態下的各種在線交互技術作為支撐,都是能夠在兩到三年內去做一個有點痛但一定能夠走完的轉型道路。這對很多出版社在短期意義上是一個陣痛,在長期意義上對于必須適應移動互聯網大環境的出版行業來說,是一種出路。出版社應該做教育,這是我們的一個觀察,我們也必須用技術對出版行業做一些優化。

    中教全媒體:網梯在“互聯網+出版”方面提供提供哪些解決方案?

    金慶文:網梯在2012年左右進入到互聯網出版領域,能夠給出版社提供的解決方案分成兩個方向:一是圍繞書本身,做圖書內容的增值。網梯做了融媒體技術解決方案,能夠幫助出版社在編輯層面上以紙質圖書印刷或者膠貼二維碼為載體增加多媒體內容,讓書能夠更生動、活潑,多媒體內容也可獨立銷售。此外,電子內容可以做圖書的配套讓用戶免費使用,可以吸引讀者,給出版社運營用戶提供渠道,讓出版社觸達到用戶。

    二是關于讀者的思考,我們從教材角度做具體場景,提供課堂教學方面的教材增值服務,也就是SPOC平臺。出版社做SPOC平臺是以教材為出發點,在紙質教材之外,提供信息化素材,教師使用教材和信息化素材教學,學生通過掃碼、導入等方式閱讀教材相關信息化素材,教師、出版社、學生三者之間可以圍繞教材構成一個SPOC流程上的閉環,這個閉環叫SPOC解決方案。其實出版社本來也在做這件事,比如教材都有配套光盤,光盤就是給教師做課題信息化用的,但隨著時代的發展,出版社顯而易見想需要光盤替代物,就是SPOC解決方案。SPOC解決方案能為學校提供以出版社資源為中心的切入點。

    中教全媒體:有哪些成功的案例?

    金慶文:很多出版社在前瞻性方面做得很好,比如和我們合作的外研社,有很強的市場預判能力,我們和外研社從內容到書籍、平臺、設備等進行了全方位合作。這其中合作研發的硬件設備(智能點讀筆)已經顛覆了出版社原有的點讀業務,原來的點讀業務因為盜版嚴重、市場不規范、維權成本高等導致業務開展的并不順利。現在通過網梯的技術努力,做了有強大知識產權保護能力的點讀設備(外研通智能點讀筆),外研社提供書籍和配套的音視頻內容,網梯提供硬件設備和后臺一整套云平臺的技術支撐,給外研社和讀者帶來了耳目一新的體驗,點讀筆銷量有了顯著增長,帶來了很好的市場回報。這只是一個案例,類似事情能夠反映出在出版行業只要足夠耐心、政策支持足夠連貫,其實能做出一些讓市場、行業認可并且能受益的事情。

    此外,網梯和學習出版社合作了融媒體書籍,給書籍做一書一碼的拓展閱讀配套支持。通過一書一碼的支持,帶來的有效讀者沉淀每年大概是兩百多萬人次,這對無論是對學習出版社還是網梯而言都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讓我們真切的看到技術能夠改變出版社的商業收入、客戶運營格局。

    為用戶提供豐富的解決方案

    中教全媒體:網梯的非學歷培訓解決方案有怎樣的優勢?

    金慶文:網梯的非學歷培訓解決方案優勢有兩方面:

    一、網梯提供的非學歷在線培訓技術解決方案的核心優勢是在于對培訓的承擔方和委托方的組織架構的深入理解上。基于網梯20年來和高校的合作,網梯對于高校的培訓業務了解的更深入,委托方和高校的培訓組織架構往往有嚴謹的樹狀垂直管理體系,在線教育平臺在做培訓技術支撐時就需要考慮到委托方和培訓承擔方兩邊組織架構的適配性,這個組織架構適配性越復雜,平臺的技術要求越高。網梯在培訓技術解決方案上能夠適應大學內部組織架構的同時還適應培訓委托方的組織架構,形成樹狀交叉的結構。我們提供的是校際甚至是城市級別的解決方案,以大規模為前提組織培訓業務,在組織架構和培訓管理層面上細化和分工。

    二、關于平臺的榮譽機制或廣播機制。我們一直強調在成人領域做培訓必須和考核或榮譽掛鉤,跟榮譽尤其是集體榮譽相關內容往往會決定成人非學歷培訓的用戶粘性和積極性。集團、公司、部門等集團榮譽和表彰等這些在網梯技術平臺上的映射和落地就是我們的積分計劃功能,把積分運用好之后,迸發出的能力能讓人耳目一新。我們在跟清華大學很多培訓項目合作過程中感受到以集體榮譽為牽引的積分激勵手段,能夠激發出學生的原創能力、互動積極性。這種集體榮譽在技術上需要多種表達,比如協作、PK、排行榜等等。

    中教全媒體:您認為有哪些問題是線上培訓無法解決的?

    金慶文:目前我們給很多高校輸出技術解決方案,突出線下轉線上的能力,但是在這個過程中發現線下培訓的有些內容還是無法通過線上解決。最典型的是社交,這里的社交不是師生互動的社交,是人和人在構建關系上跟學習平臺或業務無關的社交。以同學為載體的學生圈子的紐帶建設,目前的在線培訓技術沒有特別好的解決方案。另外,在技能訓練方面,在線教育平臺暫時沒有比較理想的實踐與訓練型培訓的支持能力。在線教育可以把知識傳授做的很好,但技能訓練方面仍有欠缺,隨著5G或人工智能等技術的成熟,也許能有突破。從實踐或者實驗能力訓練角度來看,目前還是離不開線下基地的場景。

    中教全媒體:疫情對網梯的業務有怎樣的影響?

    金慶文:疫情期間業務有明顯的增長,服務了幾百所中小學做空中學堂,和勞動社合作為九百多所技工職業學校開展Spoc教學支持,做了一千多場大型直播,提供了五百多萬人次的考試支持。網梯從2010年開始到2019年實現了兩億小時的有效學習時長積累,當時想的是再過兩年能到三億,而實際上截止到今年8月,這個數字就已經達到了兩億七千萬。

    中教全媒體:經過20年的積累,網梯能夠為院校提供怎樣的技術服務?

    金慶文:學校在做采購決策時,決策的時間非常短,未必能消化掉公司沉淀了多年產品的真正內核。所以對于校長或者院長來說,采購決策過程中,一個合理的、公平的指標是公司的生存時間。網梯豪不自夸的講,經過20年的發展,已經把教育場景下能夠想象到的業務場景和形態基本上都抽象成技術平臺實現。這也是為什么網梯在內部做的是組件化的加法,合作伙伴在選擇網梯平臺時大多是做減法,用戶可以自由選擇所需要的內容和模塊。這是以網梯做充分準備為前提,給客戶輸出盡可能豐富、做加法的解決方案,讓客戶通過做減法來匹配自身的具體需求。

    中教全媒體:作為技術公司,網梯在人工智能方面采取了哪些舉措?

    金慶文:網梯在去年成立了人工智能研究院,做跟人工智能和人工神經網絡相關的研發,是公司會持續投入的機構,目前人工智能的布局和業務布局已經很深入。比如在出版行業智能語音方面,已經能夠做到以假亂真,以名師的語氣、習慣用詞、口頭語都能模仿的程度用名師的聲音講一門非常生動的課。還有圖像識別方面,最新的技術是通過圖像識別,省掉點讀筆直接用手指點哪里說哪里。聲音和圖像的人工智能相關技術不僅可以應用于出版行業,還可以應用到在線點播課程上,能極大的解決在線教育資源緊缺問題,并且很快就會有具體的產品應用,可以拭目以待。

    在網梯,大多數技術人員都是清華大學畢業生,金慶文也不例外。“同樣的清華基因能讓大家在思維和步調上和董事長張震保持一致,對于打造內部完整技術閉環也更有認同性。”采訪間隙,金慶文談到。作為專業技術公司,網梯擁有多項核心技術、24項國家發明專利、105項軟件著作權,這其中每一項都是為用戶提供專業技術的基礎,也是更大的自信和底氣。

    采訪報道 / 中教全媒體 侯娜欣

    本文作者:

    1、本文是中教全媒體原創文章,轉載此文章請注明出處(中教全媒體)及本文鏈接。
    2、本文鏈接:http://www.lt-xs.com/i/28741.html
    3、如果你希望被中教全媒體報道,請發郵件到 new@cedumedia.com告訴我們。

    來源:中教全媒體
    產品庫相關企業:

    參與討論 0

    評論前必須登錄!

     

    又色又爽又黄的视频免费